漆染礼赞

这里阿墓
一个倔强的普吹,普洪普失心疯
赏宝宝一个评论吧

aph洪普//中途半端(一)

*洪性转

*我田生日快乐


•中途半端 | 洪普

文/阿墓


(一)Affection


灯光熄下来,基尔伯特努力地瞪大了眼睛,不知道伊曼纽尔在做什么。很快他就在一片黑暗中放弃了——他知道对面那双绿眼睛的倒影里只有自己。

伊曼纽尔刚才拽着他领子的手放了下来,另一只胳膊绕过他的脖颈,压在他的肩膀上。骨头生疼。呼吸……困难。他现在知道他在做什么了:伊曼纽尔的舌头正在入侵他的牙齿,暴力地瓦解他一时的抵抗。所有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比刚才更加强烈的、似乎随时都要冲破极限的心跳声。

那声音清晰地印在对方的胸膛上。他动了动嘴唇,试图发出一些音节,伊曼纽尔却飞快...

普洪突发小料《Die Wand》
月中左右【翻车鱼组】上架

丢图就跑,不放文字版了,懒

*耀中心合志《梦华录》稿件,余本仍在通贩中

aph初恋组//刺鸟

小料《刺鸟》仍有部分存量,可与《JANUS》一同参与通贩场贩。


•刺鸟 | 初恋组

文/阿墓


湖心潋滟一点光,一只鸟沉下去了。


意大利在漫长的岁月中都无法忘却这个意象。湖水被坠落的大鸟染黑,悄无声息地泛着涟漪。

而所谓漫长的岁月,不过也就是缠绕在他心头的倒影,幻成的一道波纹,一点点把他向下拖曳,直至沉底。


意大利一向心直口快,对于表达自己的看法没有过多的约束。这一点在他还是孩童的时候表现得尤为明显。他在走廊里练习着奥地利老爷教授的步伐,小小的个头总像是没使上劲一样轻晃着,从这头走到那头,再垂头丧气地走回来。那时候一转眼就看见神圣罗马在一边沉默地旁...

aph普洪//I Cross The Stream

*普洪合志《双重梦境》文稿,国设,非常刀

*本文内容里串联了合志前七篇文的线索,感谢其他六位文手太太的投喂。真的请多多支持我们的本!


•I Cross The Stream [越过溪流]

文/阿墓


基尔伯特等待了很久。直到他又一次感到坠落、从梦中醒来,吐出的气体在耳旁炸开奇异的声响,他才知道自己在试图越过水流。那条河横亘在路中央,反射着星点的光芒令他无法看清对岸;他走上前去,趟进水里,没进水里,几乎要沉下水去。他眼球里的晶体被水接触时,折射的仍是一片不曾改色的光。前进,他闭上眼——然后坠落。

基尔伯特等待了很久,他知道自己越不过去了。


DAYDREAM AND NIGHTMARE...

不是我不发文,是硬盘坏了存稿丢了,加上每天加班到往生……
存一个封面,如果能换成工作,年底就搞出来这个个本,普洪的,短篇集。画手是之隐爸爸。
一个苍白无力的存活打卡。
希望不是最后一个本吧。

【普洪】Dream her dream

嘤嘤嘤,太美好了,如梦似幻的那种好,又甜又可爱的,太好了!!!

-脱氧核糖核酸-:

完全不是当初说好的故事


写给英俊的墓总 @漆染礼赞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又为保护埃德尔斯坦少爷美丽的玫瑰园战斗了整整一个下午。等她醒来时,夜莺唱着北斗星的童谣,只在夜晚开放的花朵铺满天幕,花瓣如水晶般闪闪发亮。



糟糕了!她匆匆爬起,顾不得把围裙抹平,抄起平底锅跑进房子里。餐厅传来萨赫蛋糕和苹果卷的甜味,费里西安诺坐在高脚凳上,举着银勺子搅拌丸子汤,罗德里赫和十指下的黑白琴键一同投来诧异的询问...

©漆染礼赞
Powered by LOFTER
  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