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英俊

倔强的普吹,普洪普失心疯
酒茨/荒御
我喜欢李泽言!!!
排版@笠间卓巳,欢迎约稿

MHA爆中心//归程

* 爆豪胜己单人

文/阿墓


沙子的流动像潮水般磨损着脚部,爆豪胜己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是在拖着步子走路了。这有点不像话,他抬了抬脚,沉重的战靴上落下簌簌的流沙。切。一半是用鼻子在哼哼。


月亮诡异地挂在半空,显得又圆又近,几乎有些怜悯地靠近沙漠里的独行人。它知晓他什么都没有了,像一具新鲜而耀眼的尸体。而它见到他瞥来的目光,朝黑暗里瑟缩了一瞬。


他感到越来越沉,脊背和伤口滴落的血都是如此。它们被压住了,是死神。那东西贴伏在他背后,嵌在他僵硬的肌肉里,就好像曾经一个两个或者千百个打着同样名号的敌人一样,试图吞噬他。那些昔日的不自量力的蠢货给他留下过不计其数的伤口,刀...

aph初恋组//机械鸟

*《JANUS》文稿,本刊仍在通贩中,欢迎购入

*世界观参考大友克洋《Steam Boy》


*


海因里希几乎是跌跌撞撞地离开了。他知道自己听见了什么,更无法面对命运的齿轮所发出的沉重声响。那一瞬间像木门被撞开、机器被重击,他的世界发出嗡鸣。

雨水倾倒下来,几乎挡住他的视线。很痛。他僵硬的、被疾病侵扰而无知觉的肩背也这样呻吟着。有一根撑在那里的支架轻微地振动了一下——他的肌肉对此毫不知情,他却整个人向前一颓。看来是他的机械脊椎寿命到了。

他蹙起了眉毛。整条街上空荡荡的,只有一座电话亭,刷成了鲜亮的漆红色,在雨幕包围中带一点奇异的光晕。他只好维持着奇怪的、几乎要向前栽倒的姿势...

初恋组合志《JANUS》终宣!

/你之存在,我之命运。

/Janus终于和大家见面啦!(跑)
贩售🔗 http://m.tb.cn/h.3VVU6Sz 
本刊55RMB,内含8篇文+3彩页+5插图,随刊赠书签x2,可10RMB加购明信片x3
对得起您的期待!
转抽活动在微博@英俊墓
翻车鱼组感谢您的支持!

PS.JANUS不可与店内其他本合单!

【征集‼️】李泽言中心合志《时光刻歌》二刷🔗

【制作人李泽言《时光刻歌》】http://m.tb.cn/h.321qmAC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咑閞;或復·制这段描述€9reebZzWhQO€后到👉淘♂寳♀👈[来自超级会员的分享]


当时做的时候我们小作坊只想着能卖完就不错了,没想到后面陆续还有夫人在求[允悲]现在开放二刷链接❗️
【征集时间】7月20日-8月1日
【本子信息】短篇集+插图,内含12篇文共计8w字+5p插图,尚有明信片、徽章、贴纸周边,单独本刊40RMB,全套60RMB
【试阅参见】微博@英俊墓 置顶
【高亮注意】此链接非现货,征集截止后按数量印刷,发货存在一定...

明明真的超级好看的啊我真的激情难忘

之隐TEA:

前年给普洪本《Traum&álom双重梦境》里 @墓英俊 墓老板的《深渊回望》画的插图,前年的图为啥现在才发是因为电脑清了问主催要存稿丢了一次又要了一次才拿到然后又一直拖拖拖变成了黑历史···

一个仰卧起坐


大噶好是这样的,我没有弃坑。
lof的简介虽然偶尔改改但是普洪普永远在第一行的。
aph的计划其实一直以来还是蛮多的,但是因为当时janus出现的各种情况让我也有点心懒,一并筹备的几个本几乎全都耽搁了,为了不再消费自己的信誉(并没有了好吗),除了被问的时候,一直也没有太提到了。
刚才朋友跟我说有人讲以为我弃普跑路这个我还挺震惊的,就大概说一下现在手上本命cp相关的一些企划进度:
old money(普洪/初恋)大纲过半,没时间写,这个故事想了挺久可能就是要慢慢填,一章能改八百遍
如故(普洪)外封做完,内封产出中,大纲三分之一(本来有三万字左右存稿因为硬件问题丢失,正在重新整理),周边(色纸/吧唧)都已有...

前路漫 | 李泽言乙女向


李泽言合志《时光刻歌》文稿解禁。
完售感谢!

一个民国情报人员au,错漏请多多包涵w

·前路漫
文/阿墓

今日又欲雨,南方的秋日带着绵长而潮湿的闷意,树影暗淡地蒙在地面泞烂的落叶上,昏昏雾霭伴着偶尔几声汽笛,一个漫长的午后就要这样无声又无味地过去了。

悠然是不爱雨日出门的,她向来喜欢可贵的秋天里高远的日光,落在面庞上似乎能拂散那样多的愁郁。而自从李泽言离开后,她觉得这种微不足道的慰藉似乎也变得可有可无,她挎着一把长柄的雨伞,披着长身的风衣,在堤坝的石板路上缓缓地行走。

雨丝终于落下来的时候她却也没有撑伞,一星一点钻着皮肤的雨水,带来的凉意也是迟钝且弥漫的。这是一个战事已休的秋天,曾在敌占区...

©墓英俊
Powered by LOFTER
  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