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英俊

倔强的普吹,普洪普失心疯
酒茨/荒御
我喜欢李泽言!!!
排版@笠间卓巳,欢迎约稿

一段普洪 下次全文


风声从窗口漫进来的时候把人湮没了。疼痛从脊背更往后的地方猛地钻上来,那种忘年的归乡、悬念的迸裂或者更甚之的,因漫长迭来而更显巨大的幸福所牵扯的饱涨的疼痛。色彩和音符如烟花一般前赴后继地赶在消逝前疯狂,朦胧的光晕把一整面的绰影给凝成了银河般的漩涡,如他的亲吻和光阴般教人目眩神迷。

床头的灯似有若无地闪了一下,世界被扔进不知明暗的混乱隧道,撞接上什么,又很快消泯无声。星不会说话,只注视鸟或花朵从形体里破土,震颤着绽开了。皮肤破碎,感知跟着散做浮尘,流淌到空气中去了。那空气里有草甸的花香和雪下的血腥,铺成昔年的丝线,猛烈地彼此冲撞,又死死地缠绕上来。窒息,和海浪的深处。



“啊啊。”她这样拖长了音叹息了一声。

评论(1)
热度(13)
©墓英俊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