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染礼赞

这里阿墓
一个倔强的普吹,普洪普失心疯
赏宝宝一个评论吧

呐,王先生|aph耀樱


呐,王先生。

这样,好像就和从前一样,熟悉地直接从唇齿里溢出来的称呼。只是,突然这样叫了一声之后,却不知道要从何说起了。

过去了很久之后,我是说,过去了这样长的时间,您是不是还是和那时候一样,仍然会对我温柔地微笑呢?真是不像话呢,还在自我地期待着。

王先生,以前我曾经想,希望拥有一个明亮的卧室,到了晚上只开一盏日光灯就能安心地阅读。还有些自以为是地认为,这样一个朴素的愿望,比起那些想要落地窗、美丽海景或者精美家具的人们,已经是这样单纯、不加修饰了。

可现在想起来,到底为了什么我需要这样的明亮呢?哪怕是现在,我的房间狭小又昏暗,可只要点起台灯,还是能够愉快地阅读。所以难道不是阅读对我来说更加重要吗?那卧室怎样其实又能如何呢?我这样一心去祈愿,却反而忽略了什么呢?就好像曾经的我,只想着一定要成为更加美好的人,这样才能更安心地站在您的左右。可真正在您身边的时候,却用一些所谓自立或者为了您而努力之类的理由忘却了初心。

只是,等我明白这些,已经过去了很久啊。



呐,王先生,您还记得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您站在樱花树下,微微抬眼向我问路。多普通的一个场景,可那天的花瓣好像落进了我的眼睛里,再多的泪水也冲不走了。说起如此,给您唱过的第一首歌就是记路的儿歌,还不懂倾慕的我在京都的春天里声音不会颤抖,好像这样就是最大的满足一样深深地笑。

那些时光可是很美好的啊,能够安静地坐在窗边等着您回来,干净的案几上摆着自己准备的饭菜,一声寻常的“欢迎回来”就好像能点亮整个夜晚。只是人的欲望真是没有尽头的呢,知道这一点之后更觉生活的可怕。从画室的再次相遇让我相信命运开始,想要靠近、想要触碰,直到想要据为己有的这些越来越骚动的心情,让我向您一步步走去,却又一步步远离了。

您是怎样对我讲的?你好。其实不是,我还记得您,上次真是帮了大忙。就算是用美工刀也要当心啊。到现在了还在用敬语叫我呢。生病了就好好休息,下班了我就去看你。一个人住离车站那么远的地方太不方便,搬过来吧。不,傻姑娘,是真的,我当然是喜欢你的啊……

不可思议,日子明明过得那么快,快得让我分不清是否梦境,可是几乎每一句话,您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能忆起您的神情、您的声音。您的眼睛带着琥珀色,您的头发散开来直到背上,您对我讲话里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浅淡得清酒,却足以让我醉到重心不稳或涨红面颊。


王先生,有着您留下的画具和书本的房间仍然未变,我就像是迷途归来的孩子一样又住回了这里。是不是很傻呢?不过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啊,就算每件事都要瞻前顾后,最后还是会任性地凭着感情去做。您在这里的痕迹用了一年成了这般坚不可摧的样子,我却不知道要用多少时间来消解。甚至孩子气地想过,余生吧,余生也可以的呢。



呐,王先生,您还在继续画画吗?不过我想这也是不用问的吧,那样执着的事情怎么会轻言放弃呢?这样一说果然我还是不够执着呢,不然就算是无人呼唤无人挽留,我也会回到您的身边吧,甚至是跟着您一起走?什么自尊也好、颜面也罢,再有机会说不定我会都抛下。

您在家乡的画展还顺利吗?一定是大获成功的吧,您所有的一笔一笔描绘的画面都是那么美,就像星辰和大海一样令我向往不已。那个一言不发安静成雕塑一般作画的您所拥有的,是一个我从来没能够进入的世界,也许只有在帮您打点下手或是闲时玩耍一般请您指导,才得以窥得缝隙里的少许光芒吧。而到了后来,稍有名气的您去了专业的画室,于我而言,这一点光芒也就那样消逝了。

呐,王先生,您若是知道我是这样一个自私的人,您还会对我微笑吗?我应该是最希望您获得认可的,但也许又是最不希望您成功的人吧。宁愿让您维持着那种打工、画画、寻找出路的生活,也想要能触碰到您的怀抱的我,哪怕是知道您的眉心有一团蹙在一起的忧愁也会视而不见的我,要怎样才好呢?到了现在,我自己都快分不清楚,那些想要自己努力、想要变得优秀、想要成为你的力量的想法,究竟是真的有所成长,还只是为了用自己那暗不见光的无力的触手将您束缚捆绑。但是也许,那么从容又成熟的您,早就看出了我的幼稚和差劲吧。大概也正是这样,也不再需要这样的一个累赘留在身边了吧。


呐,王先生,您知道吗?我直到现在也还是会经常回想起来,您说要回国的那一天,被您拥抱的时候手里刚买回来的食材落到地上,您没有注意,可是对于我就像是爆炸一般的巨响。那好像也是我不愿醒来的梦境终焉的炮响,宣告我所满怀着痛苦预见到的破裂实在地发生。

您没有邀请,也没有恳求,只是一个长久的无声的拥抱。那时候让魂魄飘荡的我如何去领会您给我的选择?那一个在车祸里骤然失去家庭还不懂自立的樱,搬出去试图自己养活自己也只是一时赌气般逞强的我,要讲离开,心脏就会像是不能继续活下去一样抽痛。

王先生,您有过那种感觉吗?整个人都成真空,只希望明天不要到来,不要往身体里塞进更多的伤痛。您即将离开前的那些仅存的日子,也成了最后和您同住一处的时光,为什么我只顾着自己的痛苦而没能好好珍惜呢?现在想来是多么悔恨,直到送行没有给您留下一个您说过“喜欢”的笑容。

如果是现在的话,我是多么想和您好好地谈一整晚。不拥抱,也不亲吻,只是聊天。我希望和您诉说,我说着“没关系,请好好工作”的时候、满城市寻找短期兼职的时候,心里的想法却是极度的不体贴,想要见面和陪伴的寂寞,都变成了相见的沉默。我希望和您诉说,我曾在您宠溺的目光里捕捉到无奈,也曾立下誓言不能就此被您轻视,因此而生的垂着眼离开和背着您哭泣,并不是任性而是担忧。我希望和您诉说,希望将没有言语沟通而出现的那些嫌隙一一缝补起来,王先生,您知道吗?



王先生,我也不知道自己竟可以说出这样多的话。只是那些寄到您说“到死都可以找到我”的地址的信件,没有任何获得了回复。呐,王先生,是因为那些只有几行的言语显得太过诚意不足吗?

只是因为我害怕再写下去,眼泪会将信纸濡湿,让您发现我仍是那个看起来老气横秋心里却孩子气的小樱。还记得第一次下定决心联系您,是因为台风带着骇人的暴风雨经过了我,又到达了您在的地方。您的心情也会像我一样吗?简直不能忍耐的烦扰和不安,让我暂时冲破了心里对您远去的无力感,但写下一句“您是否安好”后又失却了力量。

只是啊,王先生,为什么不回答呢?



呐,王先生,如果您能一直看到这里,再答应我一件事情可以吗?我学会写的第一个汉字,是您的名字,就和您一样有着救赎生命的光芒。

只是阳光太烈、月光太冷,最令我安心的,就是现在这样的深夜里漫天的星光。夜幕深沉的时候,银亮的光芒能让我有所慰藉,就像远处的您也在凝望一样——那琥珀色的眼睛,我所挂念的您啊。

王先生啊,星真是一个很漂亮的汉字呢,您说对吗?所以,在几天后,我身体里这个孩子到达这世上的时候,我们把这个字送给他,好吗?


———————FIN.

评论
热度(20)
©漆染礼赞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