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英俊

倔强的普吹,普洪普失心疯
酒茨/荒御
我喜欢李泽言!!!
排版@笠间卓巳,欢迎约稿

aph//近期…段子?普洪普为主

普洪

01

我从不知道,我简单的心情也会有如此复杂的时候。基尔伯特一向是想要见到伊莉莎白的,可自从我发现,比起这份想要,那种意犹未尽却仍要离别的依依不舍更难以忍受;而基尔伯特从来说不出这种话。我只是想啊,时间怎么这样快呢?还在我笑她裙子的颜色、耳钉的形状的时候,就这样快地溜走了呢?


那之后我就更不愿主动和她见面了。其实见面之后的事情也是很容易描摹的,无数个生动的伊莉莎白早在我的脑海里浮现了。但这渐渐也不奏效啦——我发现基尔伯特还是按捺不住,总会出现在伊莉莎白的窗口,继续些没有意义的举动。好吧茜茜!别生闷气了!本大爷已经决定为你勇敢面对那离别之苦啦!


02

基尔伯特经过最长的一秒,是等待向伊莉莎白告白过后沉默被打破的那时候;而最短的,则是她低着头轻轻一笑,猛然向前一步吻住他的那时候。最苦涩的,是等待伊莉莎白挽着埃德尔斯坦少爷的臂弯缓步走向他的那时候;而最甜蜜的,则是她窃笑着,向她的表亲以男友的身份介绍自己的那时候。无论如何,都是等着她吧。


03

伊莉莎白深呼吸了几回。她刚对基尔伯特发的火,正在脑海中慢慢减弱熄灭。任何说他性格傲慢、不懂体贴的指责都消散了,被遗忘纪念日的失落也逐渐平复——她银发的爱人正在街角来回踱步,等待的身影挂着雪花。他看着她,神情里一点踌躇和畏缩把平日里不可一世的基尔伯特变得格外可爱起来。



洪普

04

伊曼纽尔从没见过这样的姑娘;但他注视着她明亮的红眼睛,心间的爱慕好像流星的瀑布跌进了地底的河。 去呀,伊曼,和她赛跑、和她骑马,跟她做伴呀!怎么忍心看她一个人坐在秋千上,百无聊赖地晃动那两条漂亮的腿呢?哪怕是偷偷地、恶作剧地让那藤条扎的秋千荡起来,又有什么关系呢?去呀伊曼!


05

伊曼纽尔和所有男性一样,幻想过自己的完美情人。但于他而言,这是一个非常模糊的意象,就如同正午的阳光和清晨的雾一样是种无法言尽的概念。但他总会想着,她会在镜子前端详自己的面容,一双美好的、忽闪的眼睛端庄地注视着发梢透过来的光;过了一会儿,她会有一番美妙的自言自语,那内容就像她神秘的神态一般,是他永远无法参透的。在未曾得知三体星球之前,他不知道这种神态于他有何意义;而在整个地球的运转轨迹都被四百光年外的那个世界打乱之后,他几乎只能靠其生存。
      

 后来这个意象变得清晰起来。美丽的女子从此有了一双鲜红色的眼睛,浅银色的发梢挂着午后最好看的阳光——尤露希安已经在他的身边很多年了,正如伊曼纽尔已经在她的身边很多年一样,可一直到了改变他所有想法的那天,他才发现刁蛮的贝什米特小姐能够存在,对他是一种多大的安慰。



其它有的没的

06 仏英

亚瑟看见了那片雾霭般的蓝色,不曾想起弗朗西斯。他只是回忆起那些岁月。在被那双蓝眼睛注视的那些岁月里,两个贴近的灵魂彼此纠缠,却还要生长出利刺来检验对方靠近的愿望是否真诚而强烈。这让他没法仅仅想起弗朗西斯。太愚蠢了,他想着,将手伸进湖水,仿佛看见他的眼波中有自己的倒影。


07 乌白

她的小白头鹰起飞了。冬妮娅在娜塔申卡远去的时候藏起了眼泪;她很想再抱一抱她亲爱的妹妹,将祝福的、牵挂的吻落在她可爱的面颊上,但直到最后她也只是望着她的背影。浅金色的长发消失在视野⋯⋯即将走上前线的娜塔莎没有回头,没有看见姐姐无声而长久的送别。


08 普乌

“你就想象,我们即将死去……这种时候人总是不太在乎自己做了什么的,对吗?”冬妮娅维持着她的微笑,热气朦胧间仿佛再真实不过;她几乎化成了一团燃烧的冰,激起了他心中火焰更为猛烈的反扑。 无数的花朵在他的眼前绽放。前赴后继,盛开到最好的时候就马上凋谢,长出新的花蕾;灿烂的颜色晕成一滩,像是芬芳的新鲜草莓融在了一袭接一袭的水中——水,水是从哪儿来的?又要流到什么地方去?他想不明白,也不愿想了。


===============

忙得不成人形所以凑个数以示存活。成文都是稿子了,希望暑期过后有集中放粮阶段!

评论
热度(31)
©墓英俊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