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英俊

倔强的普吹,普洪普失心疯
酒茨/荒御
我喜欢李泽言!!!
排版@笠间卓巳,欢迎约稿

雪暴 | 李泽言乙女向

情人节快乐!我爱阿言!


雪暴  |  李泽言乙女向

文/墓



///

李夫人醒来的时候充分认识到了自己纠结的心情。她向来期待而喜欢各式各样的节日,以作为生活中调蜜的一部分,但自从了解到自家先生是何种性格,便也时不时担心:期待过高是不是容易失望呐?

李先生是个连自己的生日都记不清的工作狂,你可在他的备忘录里找到开会出差市场调研,却是见不到自己日历上那些人情味的。他眼里这是摆明了的事:凡事有轻重缓急。

所以,这个,雪落了满天的,情人节的早上,李夫人正在纠结又故作平常的心情里,认真地赖床。



///

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李夫人终于瞬间弹身起来,先是飞快藏好了自己偷偷做的巧克力,然后手脚并用地捯饬自己,力图在李泽言到达房间之前能好歹从“还没起来?”变成“才洗漱?”的状态。只是先生似乎对此已经司空见惯,进门放下手中的袋子,听见她风风火火的动静轻笑不已。

“不要急,”他一边换衣,一边慢慢地说着,“早知道你不会起。”

李夫人嘴里还鼓着牙刷,气蹬蹬又含含糊糊地说:“就差一点了,你就装作不知道嘛!”

“毫无意义。”冷酷先生从不手软。

她还哼着,瞪了一眼出现在镜子里的人,但是又轻柔地转过身,替他拂去发上的积雪。他一动不动地等着,微微别过脸,似乎又是犹豫了一会儿,终于伸手,捏了捏女孩儿的脸。

动作才一瞬,又飞快收回去了,几乎叫她以为是错觉。“洗脸。”

“又有安排?”她随意地问着。她已经习惯了,很多时候需要和自己的总裁一起出席工作或社交的场合,哪怕是经常被临时通知,也不用自己操心:李大总裁另一个外号叫万事有我嘛。虽然她努力提醒自己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却未能成功,只好默默咽下一点点的情绪。

李泽言却没回答。她纳闷了一瞬,只带着疑惑看他。

这一看就有些呆了。李泽言身材颀长,一身深色的西装还未换下,笔挺而沉稳地立在卧室的落地窗前。冬日的飞雪和窗上迷蒙的雾气抹成一把不均匀的泼墨,直衬得他那样出尘,非要用雪中松风中竹这样的好风骨才能勉强一比。他似乎感觉到身后的目光,不动声色地转过来,冷峭的日子里英挺的容颜也更显轮廓分明、几如天工。

“夫人,”自从曾经开玩笑让他这样称呼自己,他就并未感到任何不妥地执行到了现在,“你不高兴。”

她一时没理解他说的话,只是看着他斜挑的直眉和翕动的唇,觉得它们只是那样轻轻动着也分外好看,叫她直直地望进他冰紫色的眼睛里去。

“真的是?”他似乎是认为想法被证实,语调里微不可察地沉下一丝。他拿出手机,开始通知魏谦取消行程。

“欸,不,”她终于回过神,“年关都不取消的工作肯定很重要,别,别闹。”

“你让我别闹?”李泽言拨号的手都顿住了,“我是不是说过,对我要坦诚。”

这下她倒是愣住了。似乎被抓到把柄一般,心里那一点点作祟的小不满就要冒头,她又给压了回去。“我是不高兴,”她凭借自己对波澜不惊的总裁大人超凡的熟悉,感受到他绝对僵硬了一瞬间,“你这样好看又完美的人,我怕进到大雪里就要被天上的神仙收回去了,你还要赶着我出门。”

他飞快扭过头,似乎用了几秒才摆出一个不可理喻的表情转回视线,一边说“白痴”一边接受她今日第一个亲吻。



///

今日的确有工作安排。她匆忙换好他准备的衣服,便随他一起上门拜访了。

但会面的整个过程中,她免不了有些心不在焉的,想起李泽言之前说的话,心里更是纠结不断。她向来坦诚呀,不然如何能和口是心非的李泽言走到一起呢?喜欢的,值得的,她早就下定决心要通通告诉他,告诉他,他自己的好,和她所有的想法。可是有时候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他执着而勤勉,她如何说自己小女孩儿心思,想过无关痛痒的节日?说了他就推工作了,到头来内疚的还是自己呀……

“悠然。”他低沉的声音里有一丝今日雪的气息。

糟糕,想过头了。她飞快整理了一下刚才走神间恍惚灌到脑海中的对话,勉强不算失礼地接进对话去。明明之前的这种行程,都没有非要她发言不可的时候呀,她还偷偷瞥了一眼李泽言,结果看到他凝实如同坚冰的目光,又赶紧缩了回去。


“悠然,”他直呼名字,让她感到一阵紧张,“你在想什么?”

她沉默。

“今天见的是你以前提过的影视圈的知名投资方,我以为你会想和他合作。”他停顿了一下,“但你明显不够专心,我……”

她抬起眼睛,内疚和委屈的小脾气一起涌上来,鼻子酸酸的。“我以为和以前一样……”

“以前你也会认真听认真学的。”他的言语一如往常般严厉,却似乎没有在兴师问罪,“但是今天该你表达构思的时候你表现很差。不是都在华锐的策划会上有做过初步计划吗,这么快就都忘了?你——”

她抿抿唇,“你说希望我坦诚,明明你自己才是。你要我怎么回答呀?”

“好。”出乎意料地,他低下头,眸光闪烁,“我是想问,你是不是从上午起就不开心?”

车子突然停住,似乎抛锚了。他话语一顿,两人才发现车外已经白茫茫一片,被雪盖了满地。“夫人,下雪了。”他松开方向盘,揽过她的肩膀。

“我听你总说,才知道我不会表达,所以我一般不多说,那你呢?为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不告诉我?我不知道是因为假期要工作,还是因为没有节日礼物,还是因为我又凶你了,我是不是该从头解释?”

“我催你换衣,这样可以早去早回,我……没有过情人节的经验,不知道应该怎样。”

“你都知道?”她隔着他的衬衫料子,闷闷地把话问在他的胸口,“就连今天是情人节都记得?”

李泽言一口气说了太多他本不会说的话,似乎已经羞赧过度,这时候仅把手机拿出来,调到备忘录上给女孩儿看:2月14日,带夫人见客户,确认滑雪场预约;情人节,买晚饭食材,买花,睡前做红酒炖梨……和一连串的“已完成”标记。

“阿言……”通常在长篇大论自己的喜爱和感动的女孩儿失去了言语,“你不是说你不擅长惊喜吗?”

“凡事都需要学习。”

她被他逗笑,又心虚而可怜巴巴地低下头去,“对不起,阿言,我以为你不懂女生心思还要拉我工作,我还在见客户的时候搞砸了……”

“我是不懂女生心思,”他颔首,往她的肩窝更靠近了些,“所以我要你告诉我。”

“你不生气?我什么都要告诉你?”

“嗯。”

“那……深谋远虑的李大总裁,算准了拜访客户回家顺路能去滑雪场,怎么没看天气预报呀?”她眨眨眼睛把方才差点涌出的热泪消回去,趁他跳脚之前飞快地啄吻了她那可能被雪中仙收走的好人儿。



///

所以,连自己的生日都记不清的工作狂李先生,也会在充满了开会出差市场调研的备忘录里写下你的生日节日纪念日。

你原来不知道,他原来也不知道。那是因为好故事还没开始,你们还未遇到。

而现在,他眼里这也依然是摆明了的事:凡事有轻重缓急,夫人的事自然优先级第一。



=FIN= 


评论(5)
热度(5)
©墓英俊
Powered by LOFTER